步月

萍水始相逢

今天看到了热闹地开着花的樱树,成群结队的蜜蜂围绕着花簇飞舞,就像是到了春天一样,明明还在深冬呢,即使裹紧黑色的呢子大衣,只要一阵风吹过来还是会有些冷的天气,但是午间站在阳光下又会觉得热啊。这是一座奇妙的城市。
下午游荡的时候突然被幼犬盯上了,特别凶地龇牙咧嘴,也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吸引它的,竟然冲过来咬住了我的裙子……也许它是想咬我呢,只是裙摆太大所以没有成功。事后我观察过它,似乎是很温顺的,和谁都能亲近的狗狗,为什么对我这么凶呢?还在猜想它是不是想提醒我什么。自己还真是脑洞少女啊……
晚上散步的时候看到了今年的最后一轮圆月,大,且亮。非常非常的美丽,只要看着这样的天空,还有亮着灯光的夜景心情就会平静下来,轻松而浪漫。所谓渴望羽化而登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。
最近一直在脑性转雀的故事,md,好虐哦QAQ
「云雀恭弥对你来说是怎样的?」
「他的存在,即是奇迹。」
喜欢恭弥♡

重温了一遍家教未来篇之后,更是对云雀大人爱得无法自拔!

你不活在这尘世间,你活在我的心上

迪云的七十八年岁月如歌
第一年,迪诺遇到了一个叫做云雀恭弥的女孩子,并且成为了女孩的老师。云雀恭弥非常讨厌这个自称是自己老师的男人。
第二年,迪诺和云雀经历了未来战的冲击,关系缓和了下来。
第三年

姑娘把火焰给了她心爱的男人。

【因为这是为你才点燃的火焰,既然你无论如何都不会爱上我,那就请你收下这最后的礼物吧。愿我爱的你,永远灿如星辰。】

【HIBARI♂DINA♀】We ate all of your Halloween Candy


☆This story is  < woman & boy> 's continue.
☆Happy Halloween!🎃
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*☆
There is a challange that parents to pretend they ate all of their kids Halloween Candy and then post videos of the reaction to YouTube.

The astute grown-up!

When little son into the living room, Dina give Hibari a candy just now. The little boy must be see it, Dina think. Then she talk of her kid:" Your dad ate all of your Halloween Candy."

The little boy stared at his father, thunderstruck.

" mean daddy! " The boy very sadness and run out.

" ' Hey Jimmy Kimmel, I tole my kids I ate all of their Halloween Candy' ."

" What are you said, honey?"

" When you give me the candy, I doubt it. Now it's turn to me. " When Hibari say this, the two kid coming back.

" Dad, Larry said you eat all of our Halloween Candy?"

" Yes. "

" Are you kidding me? "

" No. "

" Are you kidding me? "

" No. "

" Your are kidding! Last year you told me it was a jock! "

" Well, this time it' s not a jock. Mom gave it for me, and I ate. Your young brother saw it. "

"woo……"

QAQ

the two kids are shocking.

END.

( Sawada× Rokudou ) By away——

In Vongola Castle.

" James? "

" Yes dad. "

" I'll tall you something. tomorrow nigth I was too hungery, so I ate your candy all. "

" No﹉"

" I know it is too unbelievabel, but next year we will give you more, ok? "

" Did you ate all of the chocolate strings? "

" Ummm…I ate all of it."

" I am not believe you! I'am going to check on it. If I see no candy you are in big trouble! "

迪诺:骸,我找到可以继承你戏精的宿舍了。

骸:怎么可能?

迪诺:刚刚我从自习室过来的时候,有个学弟一直在敲他们宿舍的门,拼命对暗号——太过于喜感了,简直就像是你。

骸:哼,说什么呢,我才没有干过这种事!

迪诺:我们宿舍一个个戏精都是你害的啊。

骸:你冤枉我,你瞎说!

骸:不过说到暗号哦,我们宿舍确实需要暗号了,新学期总是有推销的人过来好烦的。

纲吉:可是现在大家人都不齐。

骸:你不懂,暗号就是要在人不齐的时候确定才比较有意义。

迪诺:果然你只是为了自己好玩吧!

骸:比如说,天王盖地虎——!

迪诺:宝,宝塔镇河妖?不行,这也太简单了。

骸:纲吉一米五!

纲吉:???

纲吉:你说谁一米五???

骸:诶,小纲吉啊,别难过了,我们都知道你有一颗要长高的心,虽然你现在的身高低于国民平均身高,但是你有一颗蒸蒸日上的心啊!

纲吉:我才不是一米五啊!

白兰:开个门呀,没带钥匙。

骸:机会来了!

骸:咳咳,进我们宿舍要对暗号啊!天王盖地虎!

白兰:……

白兰:纲吉一米五?

迪诺:what?????

骸:哇,你怎么知道?

白兰:这不是事实嘛?

纲吉:???????

骸:kuhahahahha好的好的,你过关了,进来吧。

迪诺:可怕……

纲吉:过分啊!!!!我真的……

白兰:等等,云雀酱在后面……好吧关就关了。

骸:纲吉你接受现实吧。小麻雀,对暗号啊……

云雀:我带钥匙了,哼。

之后的Xanxus——

白兰:不对暗号不准进宿舍啊。

Xanxus:喂,大垃圾过来帮个忙——拆宿舍门!

所谓暴力突破——嘛。

某天,宿舍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,难得只有自己在宿舍的纲吉那个得意呀,你们也有忘记带钥匙的一天啊。

纲吉:对暗号!

门外:……

继续敲门

纲吉:不对暗号不开门。

敲门

循环*n

而后,宿管拿着钥匙开了门,门外校长Reborn笑得和善:我听说,进你们宿舍需要暗号?

纲吉:……QAQ我我我,我没有……我我我……

迪诺:骸,我找到可以继承你戏精的宿舍了。

骸:怎么可能?

迪诺:刚刚我从自习室过来的时候,有个学弟一直在敲他们宿舍的门,拼命对暗号——太过于喜感了,简直就像是你。

骸:哼,说什么呢,我才没有干过这种事!

迪诺:我们宿舍一个个戏精都是你害的啊。

骸:你冤枉我,你瞎说!

骸:不过说到暗号哦,我们宿舍确实需要暗号了,新学期总是有推销的人过来好烦的。

纲吉:可是现在大家人都不齐。

骸:你不懂,暗号就是要在人不齐的时候确定才比较有意义。

迪诺:果然你只是为了自己好玩吧!

骸:比如说,天王盖地虎——!

迪诺:宝,宝塔镇河妖?不行,这也太简单了。

骸:纲吉一米五!

纲吉:???

纲吉:你说谁一米五???

骸:诶,小纲吉啊,别难过了,我们都知道你有一颗要长高的心,虽然你现在的身高低于国民平均身高,但是你有一颗蒸蒸日上的心啊!

纲吉:我才不是一米五啊!

白兰:开个门呀,没带钥匙。

骸:机会来了!

骸:咳咳,进我们宿舍要对暗号啊!天王盖地虎!

白兰:……

白兰:纲吉一米五?

迪诺:what?????

骸:哇,你怎么知道?

白兰:这不是事实嘛?

纲吉:???????

骸:kuhahahahha好的好的,你过关了,进来吧。

迪诺:可怕……

纲吉:过分啊!!!!我真的……

白兰:等等,云雀酱在后面……好吧关就关了。

骸:纲吉你接受现实吧。小麻雀,对暗号啊……

云雀:我带钥匙了,哼。

之后的Xanxus——

白兰:不对暗号不准进宿舍啊。

Xanxus:喂,大垃圾过来帮个忙——拆宿舍门!

所谓暴力突破——嘛。

某天,宿舍门外再次响起了敲门声,难得只有自己在宿舍的纲吉那个得意呀,你们也有忘记带钥匙的一天啊。

纲吉:对暗号!

门外:……

继续敲门

纲吉:不对暗号不开门。

敲门

循环*n

而后,宿管拿着钥匙开了门,门外校长Reborn笑得和善:我听说,进你们宿舍需要暗号?

纲吉:……QAQ我我我,我没有……我我我……

新毛笔还需要磨合QAQ

风雪夜归人

呦呦鹿鸣:

@Hyoscine
非常非常感谢一直以来太太的厚爱,对我任何的恶趣味都有求必应,从最初的《当你老了》到《占有欲》到《woman & boy》
每一篇都是太太不会写的东西吧,每一次我说的时候,都会得到阿术一脸惊讶的——啥!你要看这个?!你确定?!那个那个,我觉得我的大号发这些会被打死,不如我开个小号给你写吧?
真的是非常非常可爱,又认真呢。
就像是阿术给我的感觉,感觉迷迷糊糊的,但是又很聪明敏锐。
从一开始的迪云不你不拆到自己给自己发刀,阿术确实地变了很多,但是不是说那种感情淡去的变化,而是以另一种方式,用更加广阔的视野和角度去理解和爱。
她说发现自己有all18倾向的时候慌得要死,但是还是冷静下来了,就算是all……呐,能过关斩将最终还是和云雀白头偕老的迪诺一定会显得更加厉害吧?
那副神采奕奕的模样真的是太棒了!
所以所以,请阿术也一直用这样的态度生活下去吧。
你一定会走到你想去的地方的!风雨兼程,义无反顾!


愿你出走多年,归来仍是少年。